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16, 10月 2022
《米纳里》:应景的成功

“这是我们现在需要的电影”,《洛杉矶时报》影评人的精辟点评印在《米纳里》(Minari)的海报上。它也不负希望,拿到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在奥斯卡想必不会空手而归。

《米纳里》平淡,细腻,工整,圆融。它讲的第一代韩国移民拓荒故事触及夫妻、母女、祖孙、家族与外部环境之间的关系嬗变,但未能更进一步,钻入人物的内心。它合乎潮流但不乏真诚,一张端正的脸迎向颁奖季。

重提“美国精神”可以弥合裂痕吗?这是天真烂漫的想法,在近年的美国大小屏幕上时有闪现。文艺工作者们想重新发掘“美国精神”的本源,抚慰焦虑,从《汉密尔顿》《上帝之鸟》到去年的《米纳里》《无依之地》,重新审视这个年轻国家曾经推崇过的信条。

和前两部宏大叙事的作品相比,《米纳里》更关注个体,是现代孤独版本的拓荒与漫游故事。《米纳里》的韩裔新移民家庭初到阿肯色州,男主角雅各布(史蒂芬·元饰)买下一块土地,梦想将之变为农场。借邻居之口透露出上任土地主人破产自杀的命运,点出这个梦想的残酷。

雅各布一家和弗恩都是边缘人,和社会的关系疏远,是社会保障体系的漏网之鱼。他们不会拿到今天美国政府慷慨发放的大笔失业金。他们距离城市遥远,与自然朝夕相处。他们的“自然”是福克纳、梅尔维尔们笔下的自然环境,严酷,任性,多变,动辄用严寒与飓风置人于死地。

这种环境容易锻炼出雅各布这样的人物。他们的思维、行为与时代无关,出自人类本能。今年的颁奖季青睐这些与时代若即若离的影片。主流媒体赞扬它们的宁静、内敛和内在的永恒性,或许是因为白人评委们终于厌烦了生活中的“街头革命”,以及屏幕上的黑人英雄们。

《米纳里》是韩裔导演李·伊萨克·郑的半自传性质作品。主角雅各布一家的阿肯色州农场是他童年农场的化身,这家的小儿子大卫(Alan S. Kim饰)是他童年的眼睛。

对一代移民来说,生活总是很艰辛。但导演如今已经四十多,在美国立足,回首时往回忆中滴入迷蒙的药水。虽然困难重重,焦虑和孤独无时无刻不抓住雅各布和莫妮卡(郑艺璃饰)夫妇的神经,全片依然弥漫一种特殊的安定恬淡。因为人看过去的艰难时,往往会感到一种深切的满足。

剧情围绕雅各布买地建农场展开。他屡败屡战,一意孤行,三十多岁就像活过了大半辈子,把这次尝试当作人生最后一次冒险。如果不成功,他答应莫妮卡乖乖回到加州城市,继续小鸡性别分拣员的枯燥工作。贫贱夫妻百事哀,莫妮卡的忍耐濒临极限。小儿子大卫有先天性心脏病,荒野中的农场离最近的医院足有一小时车程,一场大风就有可能把他们的临时房屋掀翻。

因为远离人群,脱离社会的支撑,反复无常更容易选中这家人。尹汝真扮演的外婆带着她逗趣的银幕形象登场时,仿佛一切都会好起来。这个角色的根基深厚,她大包小包带来的韩国食品穿透遥远的距离,接通夫妻俩成长并逃离的环境。在厨房里拣视食物的一场戏中,每位家庭成员对食物的反应各不一样,大人怀念,小孩陌生。通过外婆和她的食物,他们在陌生的土地首先和故乡建立了联系。

外婆和孙子、孙女建立感情的过程,是影片中最轻松愉快的部分。老人强悍可爱,透彻直率,富有街头智慧,是这家人里最符合拓荒者、劳动者身份的角色。她和雅各布的合作者、笃信基督的红脖子农民保罗(威尔·帕顿饰)都是不可能被击倒的人。他们离土地的距离太近,离天堂很远。这种人稍微弯一下腰,就能从地里变出什么玩意儿,最值得信赖。

后来发生在外婆身上的不幸,以及环环相扣到来的灾难,印证了福祸相依的老话,也似乎含有宗教的意味——在神秘力量的指引下,让大灾难降临,拯救快要分道扬镳的一家人。

《米纳里》让人安心,因为它饱经挫败后,有个抚慰人心的结局。这个结局具有普世价值,符合美国和东亚的主流价值观:只要家人团结,与社会连接,那么拓荒或者美国梦,迟早都会实现。

为了实现这种美好结果,红脖子农民保罗抱着天赐友谊的信念,全力帮助雅各布种地,礼拜天教堂里的白人小孩和韩裔小孩毫无隔阂地交流。但好的文本和信念不一定能变成好的电影。《米纳里》清淡的表面之下,似乎有很多值得回味之处。但其实只是一堆过于美好的巧合。

这个好故事和背后的意图把故事撑得太慢,代价是挤扁了人物和环境。雅各布和莫妮卡的关系张力,被简化成一个想去,一个想留的拉扯。大卫望出去的世界缺乏儿童的活力和惊奇,和成人的视角没有什么差别。

环境本来应该是个重要角色。雅各布为什么执意买下这片荒芜的土地,他被土地的气息,还是风雨晴日的变幻吸引?据说这里有全美最肥沃的土壤,在镜头中从未出现。大卫和姐姐对新居所的感受,初来乍到的外婆对这一片美国土地的感知,都没有在文本之外,镜头里面反映出来。这些正应是电影区别于小说的地方。

关于这个荒野,我们只看见片场布景般的草和天空。在风景里劳作的史蒂夫·元,和他在《行尸走肉》里行走在荒野上的样子没有什么区别。

《米纳里》成功的程度超过了作品本身。电影献给今天的意味胜过了献给回忆,要不就是导演对回忆的挖掘还不够深入,想说的又太多。

14, 10月 2022
电影推荐:一部能让人心碎后又被感动的巨作——《米纳里

电影《米纳里/水芹菜》主要讲述了史蒂文·元扮演的一位韩国父亲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于20世纪80年代举家从美国西海岸迁往美国偏僻的阿肯色州一个农场,这一举动却使他的家庭稳定陷入了危机的故事。

电影整体画面柔光暖色调、朴实无华、情真动人。(片名《米纳里》是“水芹菜”的韩语音译。 )

电影名《米纳里(minari)》原来是水芹菜的英文,虽然这是韩国料理里必备的配菜,随处都可生长,不用特别打理也能长得很好,特性草根、野生、顽强,即使身处异乡水土依然可以茂盛生长。

移民到美国的韩国一家,就是顽强的水芹菜,水土不服也会努力适应,风吹雨打也要扎根成长。

并不是政治正确的“美国梦”颂歌,反而表达了亚洲人的强韧和东方式的家庭精神:对幸福的定义不同可能让我们分道扬镳,而遭遇不幸的那一刻却依然会紧紧拥抱,共同面对。

《米纳里/水芹菜》女主韩艺璃在热烈的好评中,被选为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有力候选人!

在第78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的颁奖典礼上,电影《米纳里/水芹菜》获得最佳外语电影奖的奖杯。

距离奥斯卡金像奖越来越近的影片《米纳里/水芹菜》,女主韩艺璃当选美国媒体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热门候选人BEST5。

韩国演员韩艺璃在影片中饰演女主角,是一个守护希望的妈妈莫妮卡·李,在综艺节目中被选为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BEST 5,提高了她进入奥斯卡的可能性。

Gold Derby极力称赞说:“《米纳里/水芹菜》成功的关键是韩艺璃。”并分别被好莱坞记者和Collider提名为2020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和最佳表演奖。

在2021金名单颁奖典礼上获得了最佳女主角奖,亲自演唱的电影OST《RAIN SONG》,在第93届奥斯卡预备候选人主题歌奖部分首次入围,演员韩艺璃的活跃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担任《米纳里/水芹菜》编辑、导演的李·以萨克·郑导演说:“演员韩艺璃是这部电影的心脏。”导演对韩艺璃的演技给予了无限的信任。

电影《米纳里/水芹菜》以圣丹斯电影节评委大奖为起点,横扫金球奖最佳外语电影奖,成为全世界75冠王,被预测为奥斯卡热门候选作品。

最后,你们觉得电影《米纳里/水芹菜》好看吗?欢迎大家一起在评论区留言讨论哦!

9, 10月 2022
韩国再次闪耀奥斯卡《寄生虫》之后《米纳里》为啥再次圈粉

米纳里,韩语的意思是“水芹菜”。外婆从韩国带来水芹菜的种子,种在溪水边,生命力旺盛。移民的人生如同水芹菜,撒下种子就能生根发芽。

金球奖最佳外语片花落《米纳里》,不出所料,这部描写“韩国人在美国”的电影得到了评委会的一致认可。在之前,这部影片已经获得了第36届圣丹尼斯电影节评审团大奖。《洛杉矶时报》给出了这样的评价:“这是我们现在需要的电影”。在4月份的奥斯卡评奖际,这部电影也有望角逐最佳外语片。

多年前有部《北京人在纽约》,描写的是中国人的美国梦,但最后男女主还是分手了。记得那句著名的话:

“如果你爱一个人,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也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

移民的归属感和文化认同以及身处期间的生存矛盾一直是个问题,如同植物的迁徙,存在着水土不服。这样的电影有很多,象中国人在美国的《刮痧》;爱尔兰姑娘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土耳其人在德国的《勇往直前》、《在人生的另一边》;斯里兰卡人在法国的《流浪的迪潘》;还有李安的《推手》、《喜宴》也都涉及到移民问题…这部《米纳里》说的是一对韩裔夫妻追寻美国梦的故事。

电影的主基调有点老套,移民的故事。说到移民,总是和梦想联系在一起的,他们背井离乡,在他乡寻求着更大的价值,语言、习俗、文化、宗教等不同,在多元里学会接纳和妥协。这部《米纳里》不是在思想上、内涵上有多深,它不同于《勇往直前》、《流浪的迪潘》,有浓厚的宗教藩篱或者泰米尔猛虎组织的极端背景,它只是异域生存的现实,在各种矛盾冲突上吸引你,是加诸于生活之上熟悉的和规避不了的现实矛盾。东亚民族所固有的传统内涵能够引起巨大的共鸣,承受着厚重的文化、责任、重担在一块陌生大陆上的奋斗和扎根,从这部电影里可以找出来并深有同感。

把你,那劳瘁贫贱的流民那向往自由呼吸,又被无情抛弃那拥挤于彼岸悲惨哀吟那骤雨暴风中翻覆的惊魂全都给我我高举灯盏,伫立金门!

这个移民的国,承载着多少人的梦,正如诗中所言,渴望和梦想、自由呼吸的地方。所以雅各布和莫妮卡来了,从韩国艰难跋涉到美国,在这片新大陆上开垦自己的梦。

这部从七岁男孩大卫视角延伸的影片,以平铺而直视的方式呈现出生活中的各种矛盾。人与自然之间、父母之间、祖孙之间、种族之间、邻里之间等等,这种呈现的方式剔除了成人的主观代入,以更单纯的叙述铺开。

移民梦想在现实里的错位。雅各布(史蒂文·元饰)带领全家,妻子莫尼卡(韩艺璃 饰),女儿安妮、儿子大卫,从繁华的西海岸来到阿肯色的一片荒野上,他买下了这块地,背着妻子。当车渐行渐近时,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幢架在汽车轮胎上的简易板房和一大片芳草萋萋的荒原。莫妮卡惊呆了,不能接受这么荒凉的环境,他们原来在城市的生活也还过得去。雅各布的行为按我们熟悉的说法,就是不安于现状,一心要创业。他对全家描绘着未来的美好图景,当然多少有点心虚,于是生活在雄心勃勃和忧心忡忡中各自展开。

作为一家之主的雅各布,他相信凭着自己的努力,会开拓出一片新天地,甚至有点“人定胜天”的想法。为了省钱,他不打井,自挖水窖储存雨水。但不是辛苦就必定有所获。旱季来了,眼看着禾苗要全部,他只能用钱买水,导致家里没有生活用水。收获果实时因为销路不畅卖不出去。在养鸡场,他对儿子说的一段话代表了他的想法,他说,那些公鸡拣选出来就不要了,所以一定要做个有用的男人。莫妮卡不这么想,她认为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大城市更适合儿子治病。

这部电影,并不是展现美国梦一步步走向成功的过程,不以迎合观众的感受为卖点,它打破了以完胜为结尾的剧本状态,真实地刻画一代移民的生活境况,以电影的方式记录移民的历史。它呈现给我们的是在一片陌生土地上的打拼,所面临的种种问题,拥有的信念,努力的前行。

生活不同于梦想,生活要艰难的多。在一连串的现实打击下,停水停电、焚烧垃圾、儿子心脏病、果实滞销、外婆重病等等,接连打击着这个家庭。

夫妻俩在现实矛盾里也产生了裂痕。在医院里莫妮卡痛苦地诉说雅各布对事业的执着超过了家庭,雅各布认为作为男人他必须让家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而莫妮卡认为家庭的幸福是在亲人间的相互关怀上。这是他们对梦想的不同诠释。而且这样的裂痕随着电影一步步地暴发,直至分崩离析。莫妮卡信教,雅各布是无神论者,他嘲笑邻居保罗背负十字架的苦修。他因不修水井在干旱来临时让家里断水生活无着。过于强大的梦想追求把家人套进这个网里,夫妻二人的理念渐行渐远。

“我们来到美国,为了拯救彼此。”虽然影片没有提及他们在韩国时的状况,但从他们表述里,夫妻之间已经产生了矛盾,来美国不只是生活的希冀,还有情感的弥合。但美国并不是天堂,在这片土地上,同样有着各种矛盾的堆积、发酵。

原生家庭的重负。作为家中长子,雅各布不满足于来美国十年只做着看“鸡的庇”的工作(分辨小鸡性别),他要创业,这是家族的负载。儿子大卫有心脏病需要钱治疗,双方家庭都需要他们负担。我们能深深地理解东方家庭中长子的责任,所以在审视雅各布孤注一掷行为时有着东方式心理认同。如同莫妮卡很快就信仰基督教,而雅各布始终不相信一样,两人在对环境的接纳和融合上心理各不相同,雅各布看重责任,莫妮卡看重家庭。

如果不是有各自原生家庭的重担,他们本可以有不错的生活,但东亚民族所共同承受的家庭负担,即使来到家庭边界分割清晰的美国,也没能丢弃,他们依然要把打拼的收入很大的一部分补贴远在天涯的贫穷母国的家人。

在孩子的眼中,父母来的第一天就发生了争吵。雅各布肩负的重担让他必须负重前行,莫妮卡因为儿子大卫有心脏病,从这里开车去最近的诊所也需要一小时,这是现实的困难。但做为年轻一代的移民,除了梦想,他们一无所有,这片土地就是他们的希望,从踏上这片土地的第一天起,梦想和现实,理想和矛盾如影随行。对于他们,只能在相互妥协里支撑前进。

我们贯常看的电影大都奔了励志去了,通过顽强的努力,最后终于走上巅峰。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部片子在我这就要大打折扣,为什么?因为那是电影,不是生活,生活更要难多了(原谅我又一次引用《天堂电影院》里的台词,这句话简直太好了)。生活是一个见招拆招的过程,它不是个人的励志史,它是琐琐碎碎里的真实历程,是每一天的日出日落。

外婆是棵水芹菜。外婆顺子(尹汝贞饰)从韩国来了。她有许多特点,简直太象我们生活中的外婆了。首先她不完美,其次还有陋习。她粗陋、没文化,玩花牌说脏话,不会烤饼干,到教堂把妈妈捐赠的100元钱又偷回来了。而且这个外婆第一次见面就把板栗嚼了剥壳,吐给孙子吃,大卫本能地排斥,妈妈硬让他接。这个细节太熟悉了,两种不同的生活习惯,卫生理念,还有作为女儿身份的莫妮卡的妥协,以及作为孙子大卫的不接受,都可看出在不同文化熏陶下的行为模式。因为讨厌外婆,大卫把外婆喝的水换成尿,遭到父亲严厉地责罚。

外婆从韩国来和他们一起生活,这是亚裔民族都熟悉的生活方式,更是脱不开的责任。孩子们不愿接受外婆,认为这个外婆不象个外婆,说她“有股韩国的味道”。作为完全美国化的孩子,没有受到东方伦理熏陶,心中没有长幼尊序的概念。电影中外婆的表现特别有意思,是影片的一大亮点,也特别写实和让人信服。

但外婆做为这个家庭的一分子,却顽强地生活了下来,她带大卫去到远处的小溪边种下水芹菜,告诉他只要种子被播下,便总会发芽生长,开花结果。在缺水的时间,她带着孩子们一起去溪边拎水,共度难关。在爸爸妈妈告诫大卫不能奔跑时,外婆说别害怕,你是个坚强的孩子。

如果认为这样的外婆是这个矛盾重重家庭的大神,那就大错特错了。在一家人因为种植不顺利,生活困难重重时,外婆突然中风,使这个不堪重负的家更加摇摇欲坠。外婆也因此对自己充满了自责,这里我们看到赡养老人的艰辛,以及不得不承受的重担。但东方民族所特有的坚韧,义无反顾地承担下来,没有报怨,没有逃脱,只是承受。

外婆想尽所能不让人认为自己是个废人,自己一个人焚烧垃圾,却引起了火灾,把一家人辛辛苦苦收获的果实全部烧光了。这个雪上加霜的结果对这个家是毁灭性的,但事情往往置于死地而后生,在这个面临分崩离析的家里,辛苦劳动被烧成灰烬后,一家人累得睡在地板上,却是格外的温馨,镜头摇过去,让人感到,只要一家人能在一起,有什么困难过不去,这应该是影片无声处告诉我们的。

生活在极坏时也会展现点好意,因为环境的关系,大卫的心脏奇迹般的好转。这对全家来说是苦难生活的希望。大卫为了找外婆,开始奔跑起来,他终于追到了外婆,而他发现自己的心脏没有因此出现问题。在又一个坎坷面前,希望的光也隐隐亮起。

最后雅各布带着儿子来到小溪边,水芹菜已经旺盛地到处生长。就象人,有旺盛的生命力,不管在哪里,撒下种子,就会有希望。《布鲁克林》里说:“这一切并不会击垮你, 终有一天太阳会再次升起。那时你就会明白:此心安处即吾家。”

史蒂文·元曾看过他的《燃烧》,对这个反派印象深刻;女主韩艺璃第一次观赏她的影片,他们的表现只能说合格。饰演外婆的尹汝贞是本片的一大亮点,她的表演让我们剔除了头脑中一贯被植入的祖辈的尊严和完美,她就是我们生活中的外婆,一大堆缺点,有时候让人难以容忍,但却无私地爱孩子,以自身的生活韧性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家人,成为家庭的一块托底的地基。

这部电影也是作为二代移民的韩国导演郑一硕对父辈移民在美国扎根历程的回望,大卫就是郑一硕的童年。他们在新大陆上的艰苦扎根,离家再远,也不愿脱离原乡的信念。如雅各布的农场选种的都是韩国蔬菜,卖给韩国人,他们去的工厂也多为韩国人在打工。与其他族裔的努力融合,这一切都是做为亚裔民族在不同种族的土地上生存历史的呈现。

赵婷因为《无依之地》获得金球奖最佳影片,《米纳里》获得最挂外语片。两位都是东亚导演,这是多元文化的接纳和融合。如果说《无依之地》脱离了中国文化的痕迹,让我有种挣脱的喜悦,而在看完《米纳里》以后,心里又产生了丝丝缺憾。因为从脱离到回归,才是完整的文化融合。

6, 10月 2022
披着“美国梦”的外衣《米纳里》为什么是一部现在需要的电影?

最近大热的《米纳里》是一部题材特殊的影片。它讲的是上世纪80年代,美籍韩裔男子雅各布带着妻子莫妮卡和两个孩子大卫、安妮一起从阳光灿烂的加州搬到了偏远陌生的阿肯色州,满怀希望经营农场的曲折故事。“米纳里”是水芹菜之意,寓意雅各布一家如浮萍般动荡脆弱的移民生活,整部电影披着一件“美国梦”的外衣,但实际上却是东亚文化与美国文化碰撞交融的田园小曲,因其现实意义成为一部“现在我们需要的电影”。

电影以七岁的大卫为叙事视角——大卫作为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孩子,实际上已经非常美国化。整部电影是以韩裔导演李·以萨克·郑的童年经历为素材创作,所以这部电影带有强烈的自传性,从当下的美国视角审视上世纪80年代东亚移民历史与文化。雅各布是东亚文化的典型代表,他为了摆脱韩国困苦艰辛的生活移民美国,试图通过自己的奋斗努力实现“美国梦”——这里的美国梦,和东亚文化中强调的光宗耀祖、出人头地的人生追求异曲同工。他在加州从事鸡仔性别分辨工作。公鸡因为无用被扔进焚烧炉,对他刺激很大,这也成为他人生的价值坐标——必须做有用的人,不能做被社会淘汰的人。

雅各布自作主张离开加州,赌上身家前途来到阿肯色州农场开荒,就是不甘心不信命——他内心里始终有“要成功一次”的执念。成为一个有用的人,通过奋斗为家人争取更好的物质生活,这有什么不好吗?现在我们身边不也有很多这样的打工人吗?何况那种对土地的深切热爱,正是东亚文化中一种根本性的文化特质,让我们在看的时候深有共鸣。可是,他的另一半并不这么想。相比雅各布的心比天高,妻子莫妮卡更加脚踏实地——她首先关心的是儿子的心脏病。来到阿肯色州远离了良好的医疗条件,甚至会危及儿子的生命。她努力学习分辨鸡仔性别,就是为了能多挣些钱为儿子治病——她用力所能及也就是看得见的努力,达成目标。她要的是一个稳定的温馨的家,而不是建在一辆卡车上、随时可能被龙卷风刮上天的脆弱房子。这也成为二人不断争吵的根源。

如果说雅各布和莫妮卡代表的是一种生存方法层面的东亚文化,那影片中间出现的外婆则代表一种永恒的、更加普遍性的东亚哲学。很多人会觉得外婆粗俗不堪,满嘴脏话,为何还能代表东亚哲学?就是因为东亚哲学往往是不显的,总是化于日用言行中——就像我们初次听到一句有哲理的话,不一定当场就能领悟,反而是遇见恰当的情景才能咂摸出味道来。外婆代表的是一种顺应天命、随遇而安而又自强坚韧的东亚文化。雅各布作为家中长子,会定期寄钱回家补贴,但是莫妮卡却会选择优先为儿子治病,并为没有照顾孱弱的外婆而深感内疚。但是外婆自己活得自由自在,还在女儿陷入困难的关键时候,不远万里来到美国,带来自己全部积蓄,还有满满的家乡味。外婆有一种独立的生命意识。独立就意味着尊严。

片中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外婆和大卫斗智斗勇的情节。“小美国人”大卫对初来乍到的外婆非常不喜欢,厌恶她身上的“韩国味”——她完全不是美国式外婆形象。这时候才是东亚文化和美式文化碰撞最激烈的地方。一个追求文明、理性、全能,另一个却是衰老、粗俗、无能,外婆没有像超级英雄一样拯救这个因为贫穷而濒临破碎的家庭,反而因为自己的中风加剧了家庭的困难,最后还因自己过失的一把火,把全家最后的希望——蔬菜棚烧个精光。但是外婆就像她带来的水芹菜种子一样,不需要多好的环境,甚至不需要照料就能长得丰茂喜人。她对大卫讲“看不见的危险才是最可怕的”,她鼓励大卫成为最强壮的男孩,这些都给予大卫深深的思想震撼。片尾大卫为了找回外婆,冒着生命危险奔跑,反映了东亚文化中独立自然的哲思与家庭人伦价值的双重作用,实际上也寓意东亚文化与美国文化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可以找到相通之处的。

这场戏之后,雅各布终于同意用美国式探井法打井取水,他学会了顺应生命、自然、社会的多重力量,宛如那水边招摇柔韧、春风拂荡的米纳里,让自己的家庭重新步入正轨。两种文化自此结束了最强烈的冲突碰撞,喷涌出面向新生活的甘泉,这多少有些童话式的不切实际——正如片中几乎对所有白人都有天然美化滤镜。但它折射了一种理想式的共存图景,无意中成为一剂熨帖心灵、弥合裂缝的黏合剂,自然也成为这个撕裂、震荡、焦虑时代所需要的电影。

5, 10月 2022
韩影《米纳里》再夺奖尹汝贞15冠王达成

韩国演员尹汝贞凭借电影《米纳里》获得“第5届新墨西哥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女配角奖,达成15冠王成就。

电影《米纳里》(Minari)是一部美国的亚裔移民题材电影,由美国电影人李·以萨克·郑(也译作郑伊苏)执笔和执导(曾执导《幸运人生》), 史蒂文·元和韩国演员尹汝贞、韩艺璃主演。

电影主要讲述的是:在20世纪80年代,7岁的美籍韩裔男孩David正面对着一个陌生的新环境和新生活方式,因为他的父亲Jacob,将家从西海岸搬到了偏僻的阿肯色州。而他的母亲Monica,非常反对家人一起住在这茫茫蛮荒之地的移动房屋里。顽皮的David和他的妹妹在这里也开始变得无聊了起来。之后,同样顽皮的外祖母从韩国来到美国,她的不同寻常吸引了David的好奇心。与此同时,Jacob一心一意地在未开发的土地上建立农场,但这却使他们的经济状况、他的婚姻和家庭稳定陷入危机。

据悉,电影《米纳里》此前还曾想提报金球奖,不过被拒,主要原因是申报该奖项的电影50%的对话必须为英文,只能改为最佳外语片申报。这与去年大热的《别告诉她》(The Farewell)、《痛苦与荣耀》(Pain And Glory)以及《寄生虫》(Parasite)被拒最佳影片的状况类似。

另外《米纳里》还获得了最佳群戏奖,史蒂文·元在片中饰演一位韩国父亲,电影将于3月上映。

尹汝贞此前曾获得“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女配、“波士顿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女配等奖项,也凭借《酒神小姐》等影片提名韩国电影青龙奖、大钟奖、百想艺术大赏的最佳女主。